主页> > X好生活 >为什幺我们该担心大学成为职业训练所? >

为什幺我们该担心大学成为职业训练所?


2020-06-15

为什幺我们该担心大学成为职业训练所?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美国圣母大学哲学教授葛汀(Gary Gutting)是纽约时报的哲学时事专栏「石头」(the stone)的作者之一,最近台湾引进了他的新书《哲学能做什幺?》(What philosophy can do?),实际演示哲学可以怎幺「用」在社会上。前一篇文章〈你的笔战能突破「知识论的循环」吗?〉介绍了葛汀在公共讨论上的好建议,虽然有点跳痛,但以下我们来看看他对资本主义和高等教育的看法。

我们可以把资本主义理解成一种分配人的生产的方式:用自由市场和通货来让人有效率地决定自己什幺时候要如何生产哪些东西,才能创造最大价值。

如果你身处共产社会,那幺「多花两小时研发更好吃的麵包」的选项可能会消失,因为公家单位认为那不需要。一般来说公家单位的判断比不上市场的判断,因此资本主义比共产主义有效率。

以这种思路来看,资本主义能让我们花更少成本生产更多对人有用(也就是别人愿意买)的东西,不过葛汀指出资本主义的两个问题:

无法停止

人曾经期待,例如说,当生产技术变好,让人可以平均一天只工作四个小时,就足以生产我们需要的东西,那我们就会一天只工作四个小时,并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过这不是事实,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就算一些工作时间因为技术进步节省了下来,我们也会被迫用它去生产更多更好的东西,否则就会因为竞争力低落而有被市场淘汰的危险。

操控人心

资本主义严格来说并不完全是在生产人们想要的东西。在资本主义底下,我们被迫利用广告来影响人们的慾望。企业往往发现,利用广告来让人们喜欢他们的产品,比研发人们喜欢的产品更有效率。

前面提到,资本主义的优点在于它满足人的需求的效率比其他分配生产的方式更好,不过「无法停止」跟「操弄人心」两个问题让我们有理由检查,资本主义是否真的能把我们的需求照顾得很好。

如果资本主义「无法停止」生产,那我们只有很少的时间和体力可以用来享受自身需求的满足。这反映在现代人的高工时和过劳上面。

如果资本主义无法避免「操弄人心」那我们似乎得要担心,自己用钱去换取的那些满足,是否真的对应到自己本来就有的需求。在自由市场底下,商人选择自己可以做到的协助人达成快乐的方式(例如生产某种商品),然后藉由广告提昇那些商品的吸引力。在这种情况下,就像拿着铁鎚的人看什幺都像是钉子一样,资本主义形塑的世界会让人优先看到那些能够快速量产、宣传并卖出去的「快乐手段」,而忽略其他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付出上面这些代价,纯粹只是为了更有效率的赚钱。理论上,钱只是我们为了更方便满足需求而创造出来的通货,但在上述情况底下,我们被迫赚到更多钱而压缩生活空闲,并且用自己赚来的钱买自己看到的广告宣传的产品。这好像不太对劲。

社会上一直有些声音认为大学不能仅仅只是职业训练所,甚至根本不该是职业训练所。

老实说,过去我对这种声浪很无感。人希望藉由念大学来成为有工作能力的人,这在我听起来没有什幺问题,毕竟民生问题是每个人要解决的最基本问题。「别那幺在意是否找得到工作,来念点哲学提昇人文素养吧」在我看来既不食人间烟火又自大。

当然,我同意哲学对某些人来说很有趣,甚至足以作为一辈子的精神食粮。不过上述考量也让我在介绍哲学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强调哲学对于各种职业的帮助。简单地说,如果哲学真有这种潜力,我并不介意它成为职业训练的一环。

不过,葛汀的说法让我开始用另一种观点看待那些对「职业训练所」的担忧。

民生问题确实很重要,不过如果我们只用职业训练看待教育,只期待教育为市场服务,我们似乎更没有机会解决「无法停止」和「操弄人心」这两个问题。

在这里,教育的重要性在于,「无法停止」和「操弄人心」很大程度是社会层次的问题,而我们身处民主社会,只能期待藉由更明智的政治决定(而不是革命或明君上任)来处理社会层次的问题。

以「无法停止」来说。如果这其实反映了某种囚犯困境(每个人或企业都害怕失去竞争力,因此共同花费了其实划不来的时间来工作,反而失去了能让自己更快乐的闲暇),那幺你会需要有人指出来、提出来讨论,然后研拟解决方案(例如最高工时、最低薪资,甚至基本收入)。

要让社会保有这种弹性,我们就不能让包含大学在内的教育只是职业训练所,我们需要公民持有反思和沟通能力,并且最好具备各种不同的价值观,让他们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以「操弄人心」来说,葛汀认为,大学的人文教育(以及那些看不出有什幺立即好处的前沿科学教育)的另一个好处,在于提供人们其他选项。人文教育让人体会市场上不容易看到的获得快乐的方式:各式各样知性的生活。

例如说,经过好的历史学训练,你知道历史学有趣的地方,就算假设这对你的工作完全没帮助,它也让你可以过更有趣的生活,若当你的「有趣的生活选项」越丰富细密,你应该会越不容易受到资本社会的各种广告操弄:你知道什幺东西是好东西,不需要别人告诉你。

或许你不认为「无法停止」和「操弄人心」有什幺问题,不过我想就算是这样,你应该也会同意,如果自己身处的社会多数人具有反思能力,也愿意反省目前的游戏规则有多好(多坏),会比较令人安心。而这一切都仰赖我们抱持什幺观点来设计教育。


上一篇:

下一篇: